长江邮轮之旅(五)江水绵长

2019-09-25 17:19:20
test author
原创
100

长江邮轮之旅(五)江水绵长 长江邮轮之旅(五)江水绵长2010/09/20 23:44:40浏览2438|回应5|推荐61

长江游轮之旅,刚开始最好看的一段,就是渡过三峡大坝的水闸,接着的时间,持续沿着长江水流,一路往东而行。

在船上,多数时间用手机上网,不然就是晚上躲在房间打电脑,往往在甲板上度过白天的时刻,都觉得有些感伤。

驶过长江的每一个点,看到的景象都差不多,但是心境不太一样,因为长江就是一条充满历史和文学的遗迹。

《得行简书闻欲下峡先以此寄》【唐】白居易: 「朝来又得东川信,欲取春初发梓州。  书报九江闻暂喜,路经三峡想还愁。  潇湘瘴雾加餐饭,灩预惊波稳泊舟。  欲寄两行迎尔泪,长江不肯向西流。」

一直都觉得,白居易是一个很能催泪的诗人,诗句简单又易懂,而且九江是后来要上岸的定点,读来特别有感情。

走在船头,因为江面风大,人人都穿得比较多,现在的三峡景观虽然被江水淹了大部分,实际上仍然是很美的。

如果没有实地搭一回船,或许无法领会古代诗词之中,那种知识分子「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」的想法,特别是刘禹锡的「识真」诗句,只有真正在长江之上,才能明白一些求真知的人生道里。

《偶作》【唐】刘禹锡:

「万卷堆床书,学者识其真。万里长江水,征夫渡要津。

 养生非但药,悟佛不因人。燕石何须辨,逢时即至珍。」

不过,游客们大概不会思考这些,因为是好几个旅游团合并起来,一上船之后,前两天大家还处于兴奋的情绪中,整船都是忙着拍照的人潮。

既然船上没有什么好拍的,那就拍拍这些激动的陌生人吧!

整船之中,随处可见都是年纪在五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,大陆的退休年龄比较早,据我所知,多数超过四十五岁就退休不工作了;这样的庞大旅游人口,多半攒了一些养老钱,干脆夫妻相伴到处旅行,来长江一游,或许就是退休金的最好回馈。

港台观光客也很多,一船可以搭载超过一千人,几个旅游团并团的结果,就是船头每天都挤满了拍照的人。

偶尔,船长或团长、地陪会出来说说话,这个时候,大家都把摄影机和相机对准了焦点人物。

这样的演讲,通常内容不太有趣,但是会稍微介绍一下船只行经的景点,让大家拍拍照。

老一辈的导游,会描述一些属于古诗词的内容,告诉我们哪里有古蹟,因为三峡工程被永远埋在水面之下。

即便现在已经看不到了,譬如四川奉节白帝城、奉节古城、屈原故里,或者酆都名山,亦或杜甫草堂、巫山神女庙等,只能吟两句「大江东去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」来凭弔。

杨慎《临江仙》写道:「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」

船上的许多人们,或许想要看的就是这种感觉,即使「英雄」不再,绿水长流,还是能感受一下思古的幽情。

只是,某团长演说的大声公,完全破坏了这样的心境。

下面这个景点,是世界第一拱桥:重庆朝天门长江大桥。

这座桥非常巨大宏伟,二OO九年四月刚刚通车,历经十一年竣工,主桥九百卅二公尺,全长一七四一公尺。

远远望去,就像一道美丽的风景线。

距离虽然有点远,但仍能看出此桥的气势,搭配烟波浩渺的长江水色,景致相当优美。

宋代李纲是福建人,「南宋四名臣」之一,曾经在北宋汴京抗击金兵,可惜因为主战而受到排挤,宋室南渡后,一度担任宰相,但却被贬谪到海南岛,他针对长江所填的《六么令》,就非常符合眼前的场景:「长江千里,烟淡水云阔。 」

由重庆一路往东,拱桥也被抛在背后,只见远处烟水迷蒙。

「大江来从万山中,山势尽与江流东」是苏轼的名句,只要去过三峡,就能够体会出那样的景象,并非出自于诗人的幻想。

多少文学家歌咏长江,只是为了描述这般壮阔的场面。

当然,要抒发人生感慨,并且经由观景来获得一些灵感,非李白莫属。

《送别》【唐】李白: 「寻阳五溪水,沿洄直入巫山里。  胜境由来人共传,君到南中自称美。  送君别有八月秋,飒飒芦花复益愁。  云帆望远不相见,日暮长江空自流。」

可惜,阳光只露了一下脸,由于游长江的时候,多半都是阴天,李白在一千多年前所见过的「日暮长江」或「巫山」,要看见并不容易。

即便时代改变,对于长江的风情,文人永远能怀抱类似的情怀,特别是唐朝,历代不断开发长江中上游地区,诗人分外能体悟出时光的流逝,还有在水边送别的伤感。

譬如《饯别王十一南游》【唐】刘长卿: 「望君烟水阔,挥手泪沾巾。飞鸟没何处,青山空向人。  长江一帆远,落日五湖春。谁见汀洲上,相思愁白苹。」

如果是在台湾,我可能会幻想新店溪上的一片片小沙洲,就是所谓的「渚」,后来发现自己错了,新店溪的是「汀洲」,尺寸与实际情况都不一样。

上图那个小岛,就是「渚」,虽然看似不太平坦,也接近小岛,但能停泊船只。

这样在江水中的小型岛屿,称之为「渚」,「汀洲」反而不常见。

以前看国画,往往还有种迷思,认为中国的画家只会幻想,并且随意用毛笔来渲染哲学般的意境。

后来,我持续发现自己的错误,到了长江游览十天之后,那种「江流天地外,山色有无中」的淡墨素雅,就是千百年来的真实景象。

尤其是长江中游,水气充足而天色朦胧,从早到晚,除非太阳露脸,否则每天看到的都是这样的景观。

长江边上,不乏灯塔来指引,由于水雾弥漫,有其实用性,也兼具美感。

可惜,这次的长江之旅要配合旅客需求,晚上多半会上岸,有时航行也遇上阴霾而拍不到夜景,算是旅途中的一项遗憾,诗人夜观星象的诗意,只能从文章去寻。

像是《题长江》【唐】贾岛的诗句: 「言心俱好静,廨署落晖空。归吏封宵钥,行蛇入古桐。  长江频雨后,明月众星中。若任迁人去,西溪与剡通。」

暮色中的长江,是许多诗人喜欢描述的时刻。

《江楼春望》【唐】于武陵: 「楼下长江路,舟车昼不闲。鸟声非故国,春色是他山。  一望云复水,几重河与关。愁心随落日,万里各西还。」

「一望云复水」这几句写得相当美,由景入心事,真的是切合游人感觉的佳构。

下图又是一个小型江「渚」,或许在长江之旅能常常看见,但是它的特别在于:长江右岸与这个小型岛屿的连接,已经设立了跨江面的小桥。

此外也有一小片「汀洲」,沙洲淤积使得江渚和岸边形成小片湖泊般的区域。

碧水连天,烟波浩淼,搭配重庆附近「高峡出平湖」的壮观景象,展现在人们面前。

三峡蓄水后,由于水域面积扩大,长江中上游的空气含水量及湿度都增加了,水的蒸发量上升,因此会造成附近地区日夜温差缩小,改变气候环境。

江渚的小部分白色泥沙,使人想起《白沙渡》【唐】杜甫: 「畏途随长江,渡口下绝岸。差池上舟楫,杳窕入云汉。  天寒荒野外,日暮中流半。我马向北嘶,山猿饮相唤。  水清石礧礧,沙白滩漫漫。迥然洗愁辛,多病一疏散。  高壁抵嵚崟,洪涛越凌乱。临风独回首,揽辔复三歎。」

来到长江,天天看着江水往天边漫延而去,不是「流」就是「愁」,再不然就是「别」或者「离」,能够跳脱这样的主观印象的诗人,其实不多。

有时吟咏杜甫的诗句,譬如他写长江或景物,总会为了文字之中的强烈痛苦,还有感叹人生与时代的混乱,觉得他的命运太过于悲情。

比较特别的,就是宋代李之仪的《卜算子》:「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,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。但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」

「相思」如江水,绵长而幽远,古人对于长江的思考,在于内心的感情与现实的联想,这样美丽的幻想,实不多见。

尤其在时局混乱中,大时代的悲剧,离乱恩怨的不平,更令人记忆深刻。

【魏晋】阮籍投射出不同情调的《咏怀》,就能显现一种强烈的无奈: 「湛湛长江水,上有枫树林。皋兰被径路,青骊逝骎骎。  远望令人悲,春气感我心。三楚多秀士,朝云进荒淫。  朱华振芬芳,高蔡相追寻。一为黄雀哀,泪下谁能禁。」

人生的无奈太多了,谁都可以望见「一道残阳铺水中,半江瑟瑟半江红」,并且以此来纾发己怀。

古今文人诗词,个人最喜欢杜甫的作品,总能在许多独特的文句中,凝聚出动人的面相。

例如写《王兵马使二角鹰》的其中两句「中有万里之长江,回风滔日孤光动」,或者《越王楼歌》的「楼下长江百丈清,山头落日半轮明」,杜甫有一种写作的高度,无论是写景抒情,还是怀古批评,都具有时代性的对比与表述。

杜甫这样的文学家,对于长江是抱有强烈人文情怀的,他曾经为避兵祸而流离失所,又为此到达长江中上游,蹇途中建立了「杜甫草堂」遗址,生活相当困窘。

他常常写「登高」的主题,无论是登某座楼台,或者登某座山,除了抒发人生志向,更重要的是书写感时悲愤的心情,这是早年作品与晚期遭遇安史之乱后,显现出的最大不同。

《登高》【唐】杜甫: 「风急天高猿啸哀,渚清沙白鸟飞回。  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。  万里悲秋常作客,百年多病独登台。  艰难苦恨繁霜鬓,潦倒新停浊酒杯。」

在今日,三峡大坝建成后,杜甫的「草堂」看不见了,只有诗人的文章仍留存。

到现在,时代的变迁之后,「两岸猿声啼不住」也听不到了,就连「轻舟已过万重山」,都变成了渡江游轮。

只能看见水波一片,还有听到汽笛鸣叫,廿一世纪的长江缺乏了什么?似乎只是那份属于过去的想像。

船上的广播,说是当晚会品嚐长江的淡水鱼虾,有点讽刺的感觉,更打破了对于旅游的种种气氛。

我喜欢美食,不太爱吃水产类,所以没有拍照,船上的餐点不算乏善可陈,而是无法引起什么美好的感受。

忽然想起《放鱼》【唐】窦巩: 「金钱赎得免刀痕,闻道禽鱼亦感恩。  好去长江千万里,不须辛苦上龙门。」

美好的幻想是短暂的,美丽的诗句是永恒的。

或许这样的长江景致很美,夕照之中,就连美好的幻想都要失色,只剩下脑海记得的几首诗词,荡漾在迷茫的心头。

另一头,又是一座崭新的长江大桥,正要连通两岸,难看的吊车和钢筋外露的模样,确实也是此次旅游的一项新发现。

到了廿一世纪,或许李白杜甫离我们太远,建设与计画距世界更近。

「碧水东流自此回」是一种过去的景观,「长波逐若泻,连山凿如劈」,也是属于古代的情景,不属于现在的我们了,

跨江大桥非常庞大,不知何时完工,又要创造一个长江之上的「第一」或「第二」?

从不同角度来看这样的新世纪事业,我忽然有种悲哀的感觉,又有股新奇的期待,因为这样的大桥,可以促进人们生活的便利性。

建设中的桥墩不太好看,但能观察出未来的规划。

良好的环境与条件,是规范新世纪发展的主要需求,就连江水两岸矗立的许多高楼大厦,都已经为长江带来不一样的面貌。

左右两岸即将经由这样巨大的桥而结合在一起,连通的长江,贯彻了最流行的两个字:「发展」。

「发展」就是告别过去,因此读到一些诗词,就少了「春水绿」,没了「大如钱」的「莲叶」,也少了「木兰船」,而是大游轮横过另一座长江大桥的底下。

不免有点哀叹,就想分享属于过去千年前的《春别曲》【唐】张籍:「长江春水绿堪染,莲叶出水大如钱。江头橘树君自种,那不长系木兰船。」

长江宛如一条出海的蛟龙,腾飞在大地上,许多大桥又横卧江上,既成风景,却有些破坏长江典雅秀丽的山光水色。

两岸群山叠翠,绿水环绕,小岛星罗棋布,溪流蜿蜒曲折,峡谷纵横交错,或许自然风光使人们如游画廊,心旷神怡。

然而,这景象已经和诗词中的美景交错而过,似乎与那些文人所描述的产生分歧,而属于游客们走马看花的一部分。

---

 ( 创作|另类创作 )
文章分类
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