革命可以失败再成功 英雄无法退场又进场

2019-09-25 17:19:31
test author
原创
78

革命可以失败再成功 英雄无法退场又进场 革命可以失败再成功 英雄无法退场又进场2015/05/25 09:51:24浏览2103|回应3|推荐5

革命可以失败再成功 英雄无法退场又进场 ◎沈政男 几天前5月21日,七十四岁的施明德宣布参选2016年总统,他说这一天是他第二次出狱二十五周年纪念日,别具意义。 1990年5月21日,因美丽岛事件在1979年入狱的施明德与几位同志,得到当时的总统李登辉特赦而提前出狱,八天后5月29日,台北市中山南路立法院门口聚集了大批群众,抗议郝柏村被任命为阁揆。那天在人群外围的人行道树下,有一位穿着白衬衫与牛仔裤,身材瘦削的中年男子,一手斜插口袋,脚站三七步,不时扬起自信微笑与身边的友人交谈,当时在附近台大医学院念书的我行经抗议现场,瞥见这个熟悉身影,不禁好奇趋近一瞧。 是施明德!那招牌微笑一下子让我想起美丽岛事件爆发以后,国民党政府在电视上大肆宣传,希望国人同胞透过「八号分机」专线检举易容逃逸的施明德。施明德后来被抓,他在美丽岛大审法庭上一片滞闷肃杀的氛围里,无畏又带点挑衅地扬起嘴角一笑,一个表情就撞翻了国民党军警特务的千军万马,为台湾人的集体心灵灌注了勇气与希望。 那年我念小学五年级,还不知道台湾社会的巨变年代就要到来。1987年台湾解严,几个月后蒋经国过世,台籍的李登辉接任总统,或许当时还在狱中的施明德一听到这样的消息,便知道重见天日的时刻不远了。 1990年出狱,施明德那年四十九岁,以政治人物来说,刚好是经历与性格最圆熟的年纪,如果他能够孜孜矻矻,在政治领域持续打拼,二十五年后的今天,该会有怎样的成就? 或许今天代表民进党竞逐2016年总统位置的人就是他也说不定。施明德自诩为台湾曼德拉,刚好曼德拉被关了二十七年以后,也在1990年出狱,当时已七十二岁的他马上成为反种族隔离运动领袖,积极投入反抗白人政府行列,也在四年后当选总统。反观施明德在1990年出狱以后,虽然以他的民主革命英雄形象,轻易当选了立法委员与民进党主席,但没几年就在民进党内的斗争中败下阵来,气馁而去。 2000年陈水扁当选总统,有意找施明德再选一次立法院长,但施明德知道那只是做做样子,自己早已失势。1995年施明德的政治影响力达到巅峰,他在那年的立法院长选举里以一票之差落败,与院长宝座擦身而过。如果施明德在那时当选立法院长,有了展现领导能力的机会,或许2000年的总统大选他也有机会参与。 施明德后来对民进党失望,肇始于1995年他当党主席期间提出「大和解」概念,受到党内独派群起攻击一事。施明德或许认为,他这个被国民党关过二十五年的政治犯都能原谅凶手,与敌人拥抱了,其他同志应该也可以。 但他算错了。他从那时开始主张「台湾已经实质独立,不必再宣布建国」,而与统派阵营眉来眼去,让新一代的民进党人无法认同。施明德在十四岁念初中时就鼓吹台湾独立,但到了五十四岁,他对台湾独立的想法已经转变。对于这样的转变,或许他自认是因应时势,只是说服不了年轻一代。 施明德是高雄人,父亲开旅社,家境不算差,他有一位文青哥哥施明正,买很多书放在家里,成了他最早的人文思想启蒙来源。施明德读高雄中学初中部时,就已决定推翻国民党,一考进中正中学高中部,高一便组织革命团体「亚细亚同盟」。之所以取这样的组织名称,乃因施明德的野心大到不只想让台湾独立,还要征服中国,成立亚洲联盟。 看到没有?施明德的台独跟年轻一辈的台独差在哪里?这是理解施明德政治理念的眉角所在。在内心深处,施明德的台独不是最终目的,而是前进中国的跳板,基本上中国那样的大国对他是有吸引力的。自恋型的台湾本土政治人物,容易被中国吸引,施明德只是其中之一。 施明德在高二插班考进了砲兵学校,念了一年以后到金门当兵。在念书与当兵期间,他持续纠集同志,包括中正高中、高雄中学与台中一中的同学,一起成立了「台湾独立联盟」,这群年轻人相约投考军校,要以武力进行独立革命。 这是难以想像的浪漫情怀与勇敢斗志,也是施明德几十年来受到许多台湾人崇拜的原因。1962年,「台湾独立联盟」还没行动就被破获,上百人被抓,施明德被判了无期徒刑,开始了第一段坐监时期,当时他才二十一岁。 在历经了残酷刑求与惨烈的泰源监狱暴动以后,1977年施明德出狱。重点来了,1977年同时出狱的,还有一位也被判无期徒刑的陈三兴,但两人的生涯发展,从此大不同。 陈三兴出狱以后,念书、到法院工作,远离了政治,但施明德依旧斗志昂扬,怀抱革命理想,投入了当时的党外运动。他出狱不久,在苏东启的请求下,帮苏妻苏洪月娇助选,也在翌年成为党外助选团领导人,当然也在1979年的美丽事件里扮演关键角色。 出狱两年多以后,施明德再度进了监牢,到1990年才又被释放。第一次出狱以后,他可以适应当时的党外运动模式,因为基本上还是冲撞党国体制的英雄作为,但第二次出狱以后,时空已经不同,民进党必须展现执政能力,革命斗士必须开始朝九晚五,把自己埋没在琐碎枯燥行政事务里。 或许这也是施明德最欠缺的部分吧。他热情洋溢,想法很多,但实践力有限,再加上感情丰富,对女人很有一套,很多时间与精力或许都耗在儿女私情里头了。「不主动、不拒绝、不负责」据说是他处理感情的态度,他那革命英雄形象很容易吸引自恋型的女人。施明德是一个爱美的男人,留胡子、蓄长发应该都有造型的用意;他长年保持瘦高身材,穿起牛仔裤与皮鞋显得修长挺拔。施明德不吃早餐,这点不简单。 2000年陈水扁当选总统,施明德以推翻国民党的年少梦想已经完成为由,选择离开民进党,但显然他的心没有离开政坛。政坛不是江湖,说金盆洗手就洗手,要知道从政与吸毒无异,权力的滋味不是说忘就忘。 施明德一直没有忘记权力的滋味,跟好几位老早说要退出政坛,却依然三不五时出来大声嚷嚷的老政治人物一样。权力不只是当官,政治影响力也是一种广义的权力。2006年的红衫军倒扁,还有后来三不五时出来评论时政,都是迹象。 只是你尽管可以嚷嚷,至于有没有人听,则是另一回事了。事实证明,2000年施明德不应该告别政坛,因为他还不能忘情政治,而一旦离开了,要再回来就没有那么容易。江山代有才人出,没有继续成长与进步的施明德已经被留在1990年代了。 (图片来源:联合新闻网)

( 创作|散文 )
文章分类
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