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.癌症病患的春天.2(悲悽)

2019-09-25 17:19:47
test author
原创
79

19.癌症病患的春天.2(悲悽) 19.癌症病患的春天.2(悲悽)2010/08/30 23:27:15浏览1723|回应0|推荐13

19.癌症病患的春天.2(悲悽)

秋思被突如其来的举动,惊吓得张开眼望了孟翔一下;一种未曾有过的幸福甜蜜感觉,让她带点羞涩的神情闭上了眼睛。

她完全沉醉在亲密世界里,强烈的触动,使得她安静的表情多了些变化,躯体偶而因过度刺激而战栗。“生命面临悲惨,只要妳喜欢就好”孟翔深情卖力抚爱与吸吮她的躯体。

“一切都忘了吧!秋思,忘了妳的病痛,忘了不可知的生命旅程,忘了这个世界的烦忧和禁忌,就让时光和情境永远停住在这一刻。”

“秋思,因为心灵孤寂与生命无常,所以我们亲密地拥抱、爱抚、交缠,甚至躯体与躯体、灵魂与灵魂都融合在一起,永远都不要分离。”

“秋思,我们为何如此相爱?相爱下去的结局是什么?命运之神要我们心灵相互感动,……还是?”

想到爱情与死亡的种种,交错复杂的情绪溢满心湖,孟翔眼角流出的泪珠﹔他凝望着一脸天真无邪,沉醉幸福中的秋思,他喜欢这样——悲伤给自己就好,只要秋思能快活就好。

一滴眼泪,不小心滴落在秋思雪白的大腿上。泪珠湿湿的感觉,惊醒了秋思,她望着孟翔流泪的脸问:「孟翔哥,你怎么啦?为什么流泪呢?」

「喔,我太高兴、太感动了。因为老天爷把梦中的天使赐给了我,让我们能够在这里相亲相爱。」孟翔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说:「秋思,妳真的好美,全身的肌肤像白玉般。嗯,连那块处女地的毛发都好柔喔。」

「翔哥唷~人家会害羞呢!」秋思整好衣装,坐立了起来﹕「刚刚好像做了一场美梦,好舒服喔~」

「妳觉得怎样的舒服?」

「刚刚的感觉很甜蜜喔,我像在云端梦游呢!」秋思伸个腰,然后唇印轻轻印在孟翔的脸颊上:「谢谢你!如果这是一场永远都不会醒过来的梦,该有多好呀。」

孟翔勉强露出了微笑﹕「那以后,妳喜欢我当妳的按摩师,或者是午夜牛郎?」

「喀,喀,翔哥,你好坏!」秋思的笑声里有幸福的色彩,神情中充满了神祕﹕「我们同学中,好像有人跟男友做爱耶﹔偶而一些比较Open的,也会说做爱怎样怎样?」

「妳想吗?如果我要跟妳做爱,妳会怎样?」

「有点想要,尤其你爱抚或舌吻的时候,有个地方会湿湿痒痒的,感觉舒服、又很难受,就会想要了。」

「如果有天去MTV馆看电影,我们相爱了,那就来做爱好不好?」孟翔想起和伊娜的情景﹕「妳去过那种包厢看电影吗?」

「我只听同学说而已,好像在一个小房间里看电影,有沙发椅可以坐着或躺着,男生和女生在里面幽会。」秋思想到了什么,突然问孟翔说﹕「你去过吗?」

「只去了一次,在不久以前而已。」孟翔说了实话。

「和你那位女朋友?」秋思好奇地问﹕「你们在里面,做了什么?」

「嗯,做了——就是像刚刚我在妳身上做的一样。」孟翔说﹕「是她帮我做﹔不是我做她。」

「你是说她帮你爱抚?或是什么吗?」秋思想到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,脸红红地问﹕「你们有做爱吗?」

「就是我像妳躺着嘛,她像我在妳身上抚摸——」孟翔摇着头说﹕「因为我克制了慾望,所以保持了童男的贞操。」

「哈,哈……童男的贞操——我第一次听说这个词。」秋思笑歪了﹕「那你为什么要克制,你说过她和我一样漂亮,怎可能不会被迷惑?」

「我没有打算和她结婚,也不想留下纠缠的问题。」孟翔反因为果地说﹕「就像妳对我说的,男人必须为女人的童贞负责﹔如果不是想要娶她,最好不要弄破那层处女膜。」

「说来你算是君子耶。」秋思说﹕「那你如果跟我做爱了,一定要娶我喔~不然,我可能会死掉的!」

秋思冷不防地,抱着孟翔强吻。

「什么死不死的?傻女孩,妳看窗外。」孟翔推开了秋思,指着枫树园外天边火红的夕阳,转移了话题说:「美丽的黄昏来了,我们不要亲密了。不然,妳妈咪或是护士闯进来,我们的恋情就曝光了。」

「天边的云彩中,飘浮的红球,轻、轻、坠、落。」秋思用欢喜的神情讚叹,不到几分钟的光景,惊慌地嚷着:「你看!转眼间,夕阳已落下一半了。无限好的黄昏,很快就会被黑色的魔怪吞噬。」

「凡是美丽的,不论是景物或是爱情,好像很快就会消失,像流星……」

想到秋思曾经把自己比喻是天边的流星,孟翔害怕她伤感,话没说完就煞住了。

然而来不及了。秋思被他的怪动作勾起了回忆:「我曾经梦见自己是一颗一闪就消逝的流星。我的病??会不会让我的生命,像夕阳美景,那么短暂?」

「秋思,好端端地,妳怎么那样悲观?」孟翔抑住心的哀痛,安慰着她。

「不管怎么样,在这个时候,能够和你巧遇、结缘、相爱,我已经死而无憾了。」秋思又紧紧抱着孟翔:「翔哥,你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恋人,也会是最后一个恋人,我真感谢你在我病中,带给我甜蜜与幸福。」

「喔,我全部听到了。」秋思的妈妈闯进了病房,看到秋思依偎在孟翔的胸怀里,故意糗她:「好甜蜜,好幸福喔。孟翔,我也该向你说声谢谢,你称得上是我宝贝女儿的守护神。」

「妈咪,您怎么又来了?」秋思娇嗔地说:「连人家亲密的样子,都被您看光了。」

「宝贝,妳已经满十八岁了,我正式允许妳谈恋爱。」秋思的母亲,语带玄机地说:「孟翔,只要秋思愿意,只要能够让她感到快乐,你什么都可以给她。我真的谢谢你,在秋思生病的关卡上,带给她那么多的欢乐。」

「她是我梦中的天使,我当然要当她生命中的守护神。」

梦中天使的因缘,秋思的母亲并不知情。可是,只有这两句话,能够形容孟翔和秋思在生命交轨的时光中,亲密相对待的关系。

孟翔知道命运的结局会往哪里走,可是他对秋思的情爱,好像前世就命定的。既然老天爷如此安排,纵使只讬付他陪秋思一小段的生命旅程,他也要扮演百分百称职的守护神。

黑夜来了,孟翔拜别了:「秋思,我一定会常来陪妳,妳们都请放心。伯母再见!」

走出了病房,走出了医院,孟翔抬头凝望夜空的星星,他觉得孤伶伶的心很沈很沈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( 创作|连载小说 )
文章分类
联系我们